威海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那些诗词里的故土气韵是我们回不去的家乡

2019/11/10 来源:威海汽车网

导读

你的名字,我的姓氏听过这样一个故事,一位台湾老兵遣子女回大陆寻亲,子女根据地名按图索骥,却找不到父亲儿时的家乡,原来这个地名早已消失。

你的名字,我的姓氏

那些诗词里的故土气韵是我们回不去的家乡

听过这样一个故事,一位台湾老兵遣子女回大陆寻亲,子女根据地名按图索骥,却找不到父亲儿时的家乡,原来这个地名早已消失。

后来台湾老兵写信给当地部门说,希望地名不要改,地名是我们回家的路。

是啊,家乡的地名,在每一个人心中就是一条回家的路。无论走多远,一听到故乡的名字,心头总会泛起一阵暖意。

那些诗词里的故土气韵是我们回不去的家乡

但我们大多数的故乡几乎都曾经历过改名,比如原来的庐州,现在的合肥;以前的汝南,现今的驻马店;古时的兰陵,如今的枣庄……

家乡原本出落在诗文里的名字,都有其独特的气质和美感。那是我们心中,对家乡河山的描绘,是我们的怀古之情,和我们的来处。

那些诗词里的故土气韵是我们回不去的家乡

浔阳江头夜送客,枫叶荻花秋瑟瑟

如果你知道白居易,那你一定读过他的《琵琶行》。

如果你读过《琵琶行》,浔阳这个地名,你肯定不会忘记。

白居易被贬到偏僻的浔阳,在与好友到浔阳江头一个酒馆喝酒消愁的夜里。忽然听到悦耳的琵琶声,继而写下「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」的千古名句。

浔阳的地方,名字里就带着三分秋意,剩下的七分,或许在那些离家千里万里的游子的归途上寻找。

如今,白居易和琵琶女相遇的浔阳,已经改名为「九江」。

九江,虽有「江到浔阳九派分」江水滔滔的壮阔,却终不及浔阳给我的「陌生人相遇,惺惺相惜」的感动。

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

不管你是否去过徽州,但只要想到她脑海中也会浮现出:粉墙黛瓦,高低错落的马头墙,处处流水到人家的模样。

她是汤显祖的「一生痴绝处」,也是无数徽州子女魂牵梦萦的地方。

胡适曾写信给儿子,你是徽州人,要记得「徽州朝奉、自己保重」 。

这样的关于故乡的谆谆教诲,是生于斯长于斯的人,不能忘也不敢忘却的故土气韵。

后来,徽州更名为黄山。黄山的名儿虽也好,奇松怪石云海,但终不及「徽州」二字清逸有底蕴。

更名后,总觉得那座徽州小城变成了一座高冷的山,而不是温吞的小家碧玉,那记忆中的徽州情结将从何处寻?

长安一片月,万户捣衣声

长安,意为「长治久安」。提起长安,总会想起万国来朝的盛唐气象。

那时的长安街头,可以看到卖酒的胡姬,络绎不绝的波斯商人,来华学习的遣唐使……

西安人大概也是有大唐情怀的,你看,西安人为了怀念长安城,建了大唐芙蓉园,宫宇楼台,一帘一榭,宛如穿越到了当年的长安。

到了晚上,大唐芙蓉园更是繁华,夜色笼着各色的灯光,繁华如锦。

「东有长安,西有罗马」,长安和罗马一东一西,曾代表了东西方文化的最高成就。如今罗马之名尚在,而长安,已被西安之名取代。

「长安」这个名字,永远存于我们的心头,幻化成一场关于盛唐的遥远的梦。

渔翁偶相遇,疑是武陵人

一千五百多年前,陶渊明的《桃花源记》中,一位武陵的渔夫行船到桃花深处,突然发现一片世外桃源。

记忆深处的武陵是属于春天的,那儿草木青翠,田舍俨然,阡陌纵横,或许还开满了漫山遍野的桃花……

从那以后,武陵便成为人们心中一缕明亮的光,人生纵有诸多不顺,那片纯净的桃花源永远是精神逃遁的乐土。

只要武陵在,桃花源就在,不再惧怕黑暗。

如今,武陵之名不复存在,那片传说中的桃花源所在之地,改作「常德」。关于常德的印象,是米粉;关于武陵的印象,是桃花源。

桃花源里夜霜下,且留时光入梦来。如果回到诗里的那片故土,我想说一句:且留下。

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

说起姑苏,你会想到谁?是风流才子唐伯虎?是多愁多病的林黛玉?还是出身武林世家的姑苏慕容复?我最先想到的,是落第的张继。

那是个秋夜,张继泊舟于姑苏城外的枫桥下。落第的他心情沮丧,月落乌啼,满天清霜,对着江边隐约的枫树,江中闪烁的渔火。

姑苏,姑苏,念起来唇齿间都是柔情,这样温润的名字搭配她烟雨朦胧的景致简直是极佳。

姑苏是园林满城的精致,书林画坊,茶楼酒肆;碧螺春香,大闸蟹美。人总是要去一次江南的,而姑苏正是人间烟火里的江南。

此生恋姑苏,愿为人间客。如今的姑苏已变为苏州,苏州的名儿温吞酥软,却不及那一声「姑苏」韵味悠长。

清都山水客,何事入临安

「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」历史上曾说过如此浪漫情话的吴越王钱镠的故乡——临安,正如此言,缓缓而来。

临安啊临安,这两个字藏着赵氏王朝最后的辉煌和清逸之气。

江南多情,烟雨总濛濛。

江南之地,名字更是常含着水的柔,山谷的空灵,草木的清朗,正如临安。

临安是宋时远离战乱的温柔乡,是西泠桥下的水,是楼外楼中的喧声,是灵隐寺的禅幽……

穿越千年,便成了一片绮旎春色之地,潮来听风,听水,听一江心事的杭州。

夜发清溪向三峡,思君不见下渝州

若说东边多缠绵水泽,西边便是大河汤汤。

长江的磅礴之水流经蜀地,再过三峡,便是渝州。

说起来,也是山水捏做的城,但他一点也不骄矜,更像个光风霁月,形容落拓的侠客。

深深暮色里,水天一色,是天上星月在水,地上星河入梦。扶风遥望,渝州在月色中氤氲着一股西南的毓秀灵气。

当渝州成为重庆,大侠便化作了一个热情爽利的西南妹子。

如今她是万家灯火辉映,人声喧嚣的山城,很难想象那旧时月夜乘舟,一路山光波影至渝州城的光景。

从古诗词走来,诗中美丽的地名,都有你我的脚印,那是我们的来处。

对于我们来说,故乡的名字,是刻在我们血脉里的姓氏。纵然名字改了,我们也不会忘记来处,不会忘记曾经的一往情深。

倦了,累了,那个地方依旧是我们心灵的归宿。无涯的时间里,它始终指引着我们来时的路。

行过许多桥,看过许多地方,最念念不忘的还是家乡的名字。你的家乡原名是什么?

求购西地那非

印度神油2018加强版

西地那非片的副作用

印度神油的

标签